广东省文化E(驿)站

青蛇传

演讲者: 暂无 演讲时间: 暂无 收藏

《青蛇传》剧目介绍正字戏剧目之一,民间传说故事,彭美英于2012年4月根据一九八六年陆丰皮影剧团演出本整编。 演员表 小  青 道  姑(小青化身) 许  仙 梦  蛟 白素贞 圣  母 清  风 明  月 三仙女 阿  婆 法  海 钵  神 塔  神 霹雳将 净  空 净  智 小沙弥 剧本 第一场  《西湖蒙难》 地点:西子湖畔,湖中波涛涌滚,天空乌云翻腾,狂风呼啸,飞沙走石,电闪雷鸣,震天动地。 幕后曲:云黑黑啊!雾漫漫啊! 云黑雾漫日月无光,雷鸣电闪地覆天翻啊! 西子湖畔今非昔,浊浪排空风雨狂。 (幕徐开)(众神将耀武扬威上场。) 法海:(内白)众神将,押白蛇上来! 众将:遵法谕!        (内白)白妖,走! 白素贞:(曲)凶神恶煞驱我西湖来(钵神提钵带白氏上场,白 氏挣扎前进,痛苦万分)。 许仙:(内呼)娘子!(婴儿啼哭) 白氏:(曲)闻听儿夫哭声哀(拼将回身) 许仙:(手抱婴儿上)娘子! 白氏:官人、蛟儿! (神将左拦右挡,抛金钵罩白氏,不准白氏接近许仙,白被押上山岗,许后跟追,钵神作法,钵光立于天上,白氏、许仙各行一处) 许仙:(曲)怨许仙怯弱受欺凌,恨许仙无力护妻荆, 痛妻你体刑受苦,悲妻你锁链加身。 我的妻呀! 白氏:夫呀!(曲)劝许郎你莫泪潸潸,素贞虽苦无怨言。 夫妻恩爱如鱼水,只恨法海相摧残。 许仙:(曲)若知仙凡难匹配,我不应该娶妻房。 白氏:唉,许郎呀!(曲)难得人间一知己,为妻不悔西湖缘。           郎君呀!(曲)山不孤来桥不断,天不老来地不荒, 苏堤两岸绿依旧,湖光山色万物全, 一朝青妹扫阴霾,云开雾破再团圆。 许仙:啊,云开雾破再团圆…… 法海:(现形)哈哈哈!休得白日作梦,白妖,你私下凡尘,迷惑许仙,水漫金山,触犯佛门,罪不容赦,众神将!将白妖镇在雷峰塔下,永世不得超生。(众将应声) 许仙:法海你…… 白氏:许郎!…… 法海:阿弥陀佛! (白被神将施法,压在雷峰塔下,一神将守于塔前) 法海:众神将!白妖已压雷峰塔,火速捉拿青妖,不得有误。 众将:领法旨! 许仙:娘子!娇妻……(抱梦蛟上塔,愤恨欲绝撞塔昏去) 小青:(降下发现许仙与梦蛟)许相公,你怎么在此!姐姐呢?  许仙:(痛苦地)青妹!娘子她,她她她,她被压在雷峰塔中…… 小青:什么?姐姐被……(悲痛地)姐姐呀!……(扑塔) (曲)平空降下无情塔,姐姐被压受苦刑,        想当初,姐妹好比同林鸟, 今日里,姐你受苦妹飘零, 三尺青锋难救姐,功行浅薄业未精。 姐姐呀! 许仙:娘子呀!(娇儿啼哭) 众将:青妖哪里走! 小青:许相公,你快逃离此地,用心抚养梦蛟,待我寻师苦练功力,毁塔除僧救出姐姐。 许仙:这么…… 小青:快走!(天将、法海降下) 法海:哈哈!善哉善哉!佛法无边,青妖,你终逃不出老僧妙算,还不快伏罪。 小青:法海住口,你虽料得小青此刻,难料小青来日,看杀!(青战天将,许仙抱儿退下) 法海:(法海挡住许去路,抢过婴儿,许被踢倒,婴儿被抛湖中,许见状哭儿昏倒)(小青战败神将,跳下湖中,抱起梦蛟于半空) 小青:秃驴,有朝一日定要你四足朝天。(飞走) 法海:可恼!可恼!众神将,快与我捉拿青妖、孽种。 神将:禅师,小神受伤,她又去远,难以追上了。 法海:无用之辈……也罢!许仙在我手中,料青妖插翅难飞,来,把许仙带回金山,皈依佛门! 神将:喳! 许仙:不,不可呀! 法海:去邪归正,有何不可,拿下! 众:是!(抓许仙) 许仙:法海,你,你好狠毒呀! 法海:阿弥陀佛! ——幕下 第二场  《桃山苦炼》 时间:距上场十八年 地点:桃花山(一派仙境景况,台左神炉火旺,远处烟云缭绕,炉光红映,小青与众仙女扇炉起舞) (众曲)极乐世外桃花山,神炉炼丹日夜红,为助青妹全大义,不觉已过十八冬。 小青:多谢众位姐姐,请回洞府歇息。 仙女:青妹金兰义高,俺等稍为代劳,何须言谢,请。 小青:(曲)桃花绽开年复年,春夏秋来又冬天,            投师修炼桃花洞,吞仇忍恨十八年。 圣母亲手授绝艺,弓剑刀矛渐精通, 只盼神珠早练就,下山救姐除恶僧。          (圣母驾云上,清风明月随身) 小青:徒儿拜见圣母。 圣母:不用,小青,近来修炼如何? 小青:徒儿谨遵师训,不敢怠慢。 圣母:仙家修炼,宜养性修心,以求全功。 小青:是,只是徒儿救姐心切。 圣母:须知道,有心竟成,违而不达啊! 小青:这……是。 圣母:清风、明月。 清风、明月:在!师父何事? 圣母:为师要看小青功力如何,恁等与她比试。 清风、明月:遵命!师妹请! 小青:两位师姐,手下留情,请!(二仙轮番合战小青,青强) 圣母:不错,青儿日来功力大进,果不负为师苦心(炉火由红变青而发光)青儿,碧火神珠已然炼就,徒儿,你可站在一旁,待为师开炉取丹赐你吞服。(圣母开炉授丹给小青) 小青:叩谢圣母恩赐。(接丹吞下觉浑身热气) 小青:(曲)神珠下腹血奔流,心如大海涌狂涛。           两手犹如添双翼,浑身顿觉添九牛。       多谢圣母。 圣母:徒儿呀!     (曲)只为你,义举感动神仙志,          故因此,赐丹扶正压邪气。          望你忍住复仇火,神泉沐浴功行修。 小青:请师尊早赐徒儿神泉沐浴,以便救姐报仇。 圣母:且慢,徒儿呀!      (念)神泉沐浴非等闲,脱胎换骨苦难挨。 小青:(念)为救姐姐脱苦难,刀山火海无所骇。 圣母:你神珠初吞,未炼吐纳功气,根基不深,恐作神泉冤鬼。 小青:师父,请告小青,须炼多久,才能神泉脱胎? 圣母:少则三年五载,多则十年百年。 小青:十年百年?唉!恩师呀!       (曲)徒儿随师苦炼,百年千载不嫌多。             可怜我姐苦难何时了,思念及此泪滂沱。             贼僧法海心极毒,端阳雄黄洒石塔。             她奄奄一息命待毙,我空有此心叹奈何。             望师允我脱胎骨,石塔救姐免受刑。 圣母:(曲)青儿她,志贯千虹义感天,            铁石人闻也堪怜!罢!            成全徒儿酬夙愿,赐你沐浴脱胎还。 小青:多谢师父! 圣母:(对众仙女)恁等送小青进神泉沐浴。 众仙:遵命!(众送小青下,小青入内后舞台出现浴池,小青忽时复步沐浴,忽时变青蛇翻舞,时而精疲力尽,时而艰苦奋斗,逐波踏浪浴毕,灯光复原) 小青:拜见师父,徒儿倍觉气聚神凝,体壮身轻。 圣母:徒儿,你身所为实出为师所料,如今功力已非昔比了。 小青:如此,徒儿拜别师父,下山救姐了。 圣母:慢,你虽有所成,但性烈志刚,须再修心养性,琢磨破钵之法,候机成熟再议下山。 小青:师父呀!徒儿已成仙,颇具功力,又有碧火神珠在胸,恨不得踏平金山,除掉恶僧,破钵焚塔,救出姐姐。 圣母:才得满枝,更萌杀心,非吾道也。须知修心应如老子,忍性该效观音,勿违吾言,回归洞府。 小青:师父…… 圣母:回归洞府。 众仙:遵命!(圣母入内,众护小青慢步) 独唱:(内曲)怜徒爱徒恩师心,痛姐救姐义妹情。              金山桃山千山隔,背师遵师费思忖。                                (小青刚毅亮相)                            ——幕下 第三场  《道明身世》 时间:接前场 地点:南屏山村(山村堂屋,陈设简单,有桌椅、书) 梦蛟:(曲)春光明媚暖心田,勤奋读书效先人;            来日名标龙虎榜,追本报恩慰春萱。 阿婆:娇儿!(见梦蛟聚精会神看书)啊,又在攻读诗书了。       (曲)一见娇儿勤攻读,顿教老身喜心田;             忆往事,十八年前那一天, 红梅枝头喜鹊啼,突然有人把我叫。 开门只见一青衣,眼含泪水手抱儿, 浑身是水湿淋淋,声声要把儿来托, 我接过婴儿心头喜,刚要转身问名姓, 谁知她已离南屏。 莫非是怜我无孩儿,仙姑下凡送贵子。 梦蛟日夜勤攻读,日后定是状元郎。 哈哈!梦蛟! 梦蛟:孩儿拜见母亲。 阿婆:儿呀!时已不早,还不安睡? 梦蛟:母亲,爹爹他张网捕鱼多辛苦,我勤读诗书有何妨。请母亲先回房安歇吧。 阿婆:好一个孝顺的娇儿呀!哈!! 小青:(曲)为诉真情访蛟儿,偷离桃山把师违, 十八年来情未晓,乔装道姑叩柴门。 (降至门口见自己装束不妥,变道姑) 小施主开门开门。 梦蛟:(立起)门外是谁? 小青:我是道姑,又是你的亲人,今夜到此有事相告,请速开门。 梦蛟:亲人,我哪有做道姑的亲人,你乃女流之辈,夜半叫门,实是不便,有事相告,明天再来,请了。 小青:我有急事,不能等到明天。 梦蛟:不等明天,决不开门。 小青:当真不开? 梦蛟:真的不开。 小青:那我只好自己进去了。(化身进屋见梦蛟呆站)       哈哈哈!! 梦蛟:(惊介)你!你你是怎么进来的? 小青:(作法状)我我是这样进来的! 梦蛟:你,你是妖怪,还是神仙? 小青:我不是妖怪,也不是神仙,我是你堂堂正正的母姨娘。 梦蛟:呀!我母亲近八十岁,你才不满十八岁,为何说是我的姨母?看你说话颠三倒四,还是走吧! 小青:吓!梦蛟!(一推蛟险跌,青扶立) 梦蛟:啊!你怎么知道我名字? 小青:怎么不知,你的名字是我取的。 梦蛟:何以见得? 小青:说来话长,你在母腹之时,你父曾见蛟龙绕床,被吓致死。你母亲仙山采药救活你父,产下你时,我便为你取名梦蛟。 梦蛟:当真? 小青:无假。 梦蛟:敢问姑娘,今年几岁? 小青:问我几岁?不多不少,刚好一千岁! 梦蛟:哎呀,你又糊涂了,彭祖满头银发才八百岁,你这般模样说有一千岁,唉,真是越谈越无稽了。 小青:唉,蛟儿呀!       (曲)小蛟儿你莫惊慌,为救你亲人我冒险下桃山。 梦蛟:你言语荒诞难为信,你莫蛇舌假莲花;我父慈母爱齐在堂,何用你来假慈悲。 小青:(气愤)你鸦羊不如,竟敢把你母亲骂毒蛇。 梦蛟:我不是骂我母亲,我是骂你呀! 小青:骂我?(痛苦地)是呀!我和你母亲都是蛇呀! 梦蛟:你休得乱讲! 小青:不是乱讲,这二位老人家不是你的亲生爹娘! 梦蛟:此话怎讲? 小青:蛟儿呀! (曲)你母乃是峨眉一蛇女,你父便是凡间一书生。 梦蛟:什么?我母是一蛇女? 小青:是呀!(曲)峨眉山上勤修炼,得道取名白素贞,西湖游玩遇你父,风雨良缘天注成,婚后行医济孤贫,谁料法海嫉妒生,妄奏你母犯戒律,晴空霹雳祸降临,黑云压顶天地变,凄风苦雨西湖畔,你母被压雷峰塔,你父被迫去念经,侄儿被抛湖心上,是我救你免丧生,生离死别十八载,今晚特来告真情。 梦蛟:(曲)闻此言,暗沉吟,此事非假又非真,以假当真受愚弄,将真作假罪非轻。吓,无凭无据难轻信,还望姑娘细条陈。 小青:你要证据? 梦蛟:正是! 小青:证据就在你身上。 梦蛟:我身上有何凭据? 小青:胸前一块金锁片。 梦蛟:吓!家家孩儿都有锁片,何以为凭? 小青:锁片虽一样,寄语不相同。 梦蛟:哪里不同? 小青:别家写的是:“出入平安,长命富贵。” 梦蛟:我的呢? 小青:“风雨同舟”。 梦蛟:(情急地)这“风雨同舟”,何以解释? 小青:侄儿呀! (曲)那年间,西湖之上风雨骤,二人共伞同舟渡,小青我,红楼撮佳偶,风雨同舟金锁谱。 梦蛟:哎咋。       (曲)晴天起迅雷,猛击我心扉,却原来, 父陷古刹母遭害,儿负大罪孝道亏。        爹娘,恕儿不孝之罪了。姨母,侄儿错怪你了! 小青:侄儿不必如此,快快起来! 梦蛟:姨母十八年来寄居何处? 小青:为救你母,我拜师修炼桃花山。 梦蛟:如此,你就快救我爹娘吧。 小青:侄儿,血海深仇一定要报,但法海金钵厉害,姨母恐还不是他的对手,此去也许粉身碎骨,今后报仇雪恨,就落在你身上,故而特来明诉前情,我死而无憾! 梦蛟:姨母!(两人依偎一起) 阿婆:(上,见状大怒)梦蛟,你不好好读书,夜半三更,暗约女子相会,成何体统! 梦蛟:母亲,你冤枉为儿了。 小青:老人家不必生气。 阿婆:你这女子,怎么不守闺训,寅夜私奔,可知男女有别,授受不亲么! 小青:我和梦蛟相会,不是授受不亲,而是骨肉至亲。 阿婆:此话怎讲? 小青:(上前)老人家,你不认得我么? 阿婆:这…… 小青:十八年前将梦蛟托你抚养的就是我。 阿婆:这么说,你就是十八年前那个青姑娘? 阿婆:正是! 阿婆:(初步)啊!(后觉不对)吓,不对,青姑娘今年至少也要三十多岁,而你……不是,你休得假冒。 梦蛟:母亲,她正是我姨母小青呀!  阿婆:姨母,小青,哪个小青呀? 小青:我就是十八年前和姐姐水漫金山的小青呀! 阿婆:那,那蛟儿的母亲呢? 梦蛟:娘亲,我母亲被法海压在雷峰塔下了。(哭台) 阿婆:青姑娘、白娘娘,恩人呀! 梦蛟:娘亲,此是何说? 阿婆:儿呀!你有所不知,那年瘟疫流行,我二老染病在床,问医无效,求神不灵,幸得二位仙姑,施医赠药,起死回生。(曲)救命大恩尚未报,愧活人间心不宁, 谁料蛟儿乃是恩人子,我有幸抚养小儿婴, 叫过蛟儿来受礼,略表寸心报恩情。 (婆跪,蛟、青急扶) 梦蛟:娘亲,你折煞为儿了。 (曲)儿虽非母亲骨肉,养育之恩似海深, 十八年爹娘为儿费心血,儿当奉老送终报深恩。 (蛟跪,婆扶) 小青:老人家,梦蛟今日长大成人,全凭二位老人家苦心抚养,请受小青代姐姐一拜。 阿婆:姑娘不必如此。 小青:老人家,侄儿,我救姐心切,就此一别。 阿婆:愿姑娘此去救出许相公与白娘娘,好让蛟儿早日全家团圆。 小青:多谢老人家!(要走) 梦蛟:姨母,带我去见爹娘吧! 小青:侄儿,此去胜败未晓,你须在家勤读诗书,孝道爹娘,以图来日报仇。 梦蛟:如此,姨母小心。 阿婆:姑娘小心。 小青:请!(小青等三人挥泪告别)           ——幕下 第四场  《金山会亲》 时间:距离上场不久 地点:金山寺宝殿 梦蛟:(曲)心切切,步不停,顶风冒雨金山行; 姨母言语胸中记,辞别双亲速登程; 暗会严亲情深切,哪管寺中有险情。 小生梦蛟,得知严亲被迫为僧,今日拜别双亲,乔装进香, 金山寻父,速速行上。 (二道幕开,金山寺宝殿法海与众徒弟静坐,突然禅杖发光) 法海:护法神将! 神将:禅师有何法谕?  法海:贫僧静坐之间,神杖闪光,决非寻常,莫非青妖要来作崇,你等须小心巡护,若有动静,速速回报! 神将:遵命。 法海:哼!青妖呀青妖,你真是老僧心腹之患呀。 (曲)青妖更比白妖凶,十八年来渺无踪。我蒲团之上难把定,如坐针毡心跳动,故因此,关住许仙作诱饵,等候妖蛇入网中。 来!传许仙。 沙弥:许仙上来! 许仙:来,徒儿拜见师父。 法海:许仙,多日不见,时而想念。 许仙:师父有何吩咐? 法海:看你脸色苍白,定是操劳过度吧? 许仙:不是! 法海:难道是寺中衣食不足? 许仙:不是!不是! 法海:这不是,那不是,哼!定是尘念未了,仍在思念你那蛇妖白素贞。 许仙:(跪下)师父,望你怜徒苦心,饶恕她吧。 法海:罪孽深重,苦海无边。 许仙:徒儿已替她赎罪十八年了,求师父大发慈悲。 法海:慈悲!哈!!!只要你无违吾言,虔诚苦炼,至于那白素贞么,哼…… 许仙:师父…… 法海:阿弥陀佛!(与小弥入内) 许仙:(悲苦地)天哪,我替妻赎罪何时了,夫妻相会了何时? (曲)形单影只陷空门,生离死别十八春。 白云绿树遮归路,青灯经卷伴晨昏。 塔前难见娇妻面,湖畔唯有哭儿魂。 离苦悲愤强咽下,佛前赎罪泪暗吞。 (边掸扫,边抹泪) 梦蛟:(曲)万般心事苦登临,骨肉分离泪湿襟。 严亲容颜儿未识,大雄宝殿细访寻。 许仙:佛祖呀! (曲)求你为我解厄运,怜我思妻痛儿一片心。 梦蛟:(曲)见一僧呆在大殿上,何故悲伤泪淋淋。 许仙:(曲)妻离盼望重聚日,子丧唯有梦中寻。 梦蛟:(曲)待我上前把话问,以石投水试浅深。 大师傅请了 许仙:啊!(转身)小相公请了,(二人见面,各惊之) 二人:啊! 幕内:(曲)似是陌生人.似是曾相识。 泪眼观泪眼,相对默无声。 许仙:小相公,听你口音,象是临安人氏。 梦蛟:正是,大师傅你呢? 许仙:贫僧也是祖籍临安,敢问小相公来此宝殿为了何事? 梦蛟:师父呀! (曲)我父流落镇江地,母亲受害音讯稀。 为求一家团圆日,金山许愿祈神灵。 许仙:(曲)听他此言实堪怜,不由许仙暗悲伤。            我被迫不幸别妻子,他为何无辜离爹娘。 暗观他年方弱冠人俊秀,好似我妻白素贞。 梦蛟:(曲)暗观他年近四十,莫非他是我父亲。            古庙空门无尘事,他何故愁容满面站佛前。 (与许仙同时)师傅!…… 许仙:小相公…… 梦蛟:请问师傅,你既是临安人氏,可知一个临安人的下落? 许仙:有名便知,无名不晓,他姓甚名谁? 梦蛟:他……他就是我亲爹许仙。 许仙:什么,你,你就是梦……不不是,他在十八年前已被抛下湖心…… 梦蛟:不,爹爹,孩儿正是被青姑娘从湖中救起的梦蛟呀! 许仙:你真是苦命的孩儿梦蛟?有何为证? 梦蛟:这“风雨同舟”的金锁片。(递锁片) 许仙:(观锁片)这“风雨同舟”…唉!娇妻!青姐!       小相公,这事是谁告诉你的。 梦蛟:是小青姨母。 许仙:什么,小青姨母。她现在何处? 梦蛟:她现在桃山修炼,她还说要救爹爹母亲呢! 许仙:我……我终于盼到这一天了…… 梦蛟:(跪下)爹爹…… 许仙:我苦命的儿呀! 梦蛟:爹爹呀! (曲)可怜儿刚出娘胎遭劫难,死里重生苦凄怜; 十八年,爹娘不知儿在世,儿也不知爹和娘; 可怜我,嗷嗷待哺无娘养,依依学步无爹牵。 喜得青姨将情诉,恨无双翼飞金山。 今日历险虎狼地,只望爹爹认儿郎。 许仙:(曲)十八年牵肠挂肚食不安,离儿别妻情挂肠。 十八年忧心重重思绪乱,想念骨肉泪哭干。 (传来钟鼓声)哎喳! (曲)钟声口当口当如鬼叫,鼓音咚咚似狼嚎。 儿呀,钟鼓阵阵,定是法海禅堂面佛,你快走吧! 梦蛟:爹爹,十八年来才有今日,爹爹为何推儿走?难道你就忍心不认为儿了? 许仙:儿呀! (曲)哪有亲父不认子,哪有相见不相认。 为父受苦何足惜,连累儿你心怎安。 你快走吧!(推梦蛟) 梦蛟:孩儿愿同父亲一同受苦。(跪下) 法海:哈哈哈!好一个孽生孝子。 梦、许:(惊介)啊! 法海:许仙,他是何人? 许仙:他……(惊恐万分) 梦蛟:我是你害不死的许家后裔。 法海:果然生得相象,贫僧早就知你有仙肌道骨,与佛门有不解之缘,今日正好与你父一同金山为僧。 许仙:师父,我愿永远赎罪,求你不要加害我儿。 梦蛟:法海,你口念慈悲,实做伤天害理。你欺压我母白氏,逼我父亲为僧,将我抛落西湖,害我一家骨肉散离,你良心何在,天理难容。 法海:嘿!自投罗网,还敢口出狂言。吩咐,将他打入禅房。 许仙:师父不可呀!(跪下求情,二小弥拉梦蛟,许在后拉梦蛟) 法海:阿弥陀佛! 小青:(从天而降)住手!(用脚踢开小沙弥站于台阶) 妖僧,你还认得我么? 许仙:青姐 梦蛟:姨母 法海:贫僧老道深算,知道你会来的。(抛出禅杖打青,被青打回,青吐火珠,法海后退几步)众徒儿,捉拿青妖。 小青:侄儿,你快离开这里。法海,来吧(收珠)(小青战小沙弥,许仙推梦蛟喊着“姨母”退入,小弥战败,小青上战法海,法挡之)。 法海:钵神何在! (钵神急上,抛钵于空,大钵发出强光,罩住青氏,小青用力拔开金钵,金钵不动变大,青被罩住) 法海:(狞笑)哈哈哈。 许仙:(悲痛地)青姐! 法海:善哉!善哉! ——幕下 第五场  《遭害获救》 时间:紧接上场 地点:金山寺白龙洞 (阴森恐怖,小青被铁链吊在半空,痛苦万分)(小沙弥在旁守卫) (内曲):愁云惨雾罩金山,铁链锁身疼肺肝。 亲人未救身遭害,咬牙切齿恨法海。 法海:(带霹雳神将上)(狞笑)青妖,你妖法再强,也难逃我的紫金钵,看在我佛份上,只要你把火珠吐出,饶你一死。 小青:法海呀恶僧,我既身陷你手,要砍要杀由你之便,要我吐珠么,除非…… 法海:(以为得逞)怎样? 小青:钱塘倒流,日出西山! 法海:(气恼)可恼,可恼。霹雳神将 神将:在!  法海:开霹青妖! 神将:遵旨!(手一扬,闪电直霹青身二次) 小青:哎呀! 法海:(将要再霹,小弥不敢看)且慢!青妖,为免受苦,还是吐珠吧! 小青:法海,小青为救姐姐,万死不辞,逼我吐珠,这个不难,待我毁了雷峰塔,救出姐姐,合家团圆,那时吐珠不迟。 法海:死到临头,还敢嘴硬。(抛杖)变!(转变青龙,拍打小青,小青经受不住昏迷过去) 哈哈!不吐火珠,慢慢收拾于她。来,小心看守,阿弥陀佛!(入内) 二小僧:哎呀,罪过,罪过呀! 净智:这样下去,怎么受得了。 净空:这里哪象佛门慈悲,分明是杀人之地。 净智:咦!这姑娘也是……别处不去,偏来这里送死。 净空:听师父说此人是十八年前水漫金山的青蛇妖。 净智:哎!管她是人是妖,为民除害,救人济世,就是好妖。 小青:(稍动)哎哟, 二僧:阿弥陀佛,可怜,可怜! 净空:青姑娘,你明知山有虎,为何虎山行? 净智:金山寺非善,紫金钵无情。 小青:二位小师父,这都是法海无端兴风作浪,塔压我姐,拆散夫妻,逼许仙为僧,害得他一家骨肉分离。我为破塔救姐,桃山修炼十八年,此番为救梦蛟侄儿,闯寺遇险。我虽不幸陷魔掌,要我吐珠万不能。 净空:姑娘义举,可敬可敬! 净智:咦!她被吊受刑,你说可敬,这有何用? 净空:不是受刑可敬,而是义举可敬。师弟,俗语说,义可感天呀! 净智:我也曾听人说,救人一命,胜念十年经。 净空:你的意思是…… 净智:放她走。 净空:放! 净智:放! 齐:放就来放!  净空:慢!放不得,师父心肝乌过墨,手段硬过贼,若放走青姑娘,你我就着回老乡。 净智:回乡,我正想回乡呢?不怕。 净空:这回乡不比那回乡,这是告老回乡! 净智:唉,你我拜佛念经,又不是做官,哪来告老回乡? 净空:师弟呀!这回乡是到阎王殿签到的。 净智:这么说要死呀。 净空:要死。 净智:(想介)死就死啰,师兄呀!师父满口慈悲,口是心非,长此下去,难免吃亏,后死不如早死。 净空:这么说来,你是不怕死啰? 净智:不怕。 净空:那老牛敢死我老马也敢死,死吧! 净智:不是要死,是要快救姑娘。 净空:对,先救姑娘,快。 净智:你蹲下。我站上,搭梯解铁链。 净空:好,(蹲下顶智,智刚站高要解铁索,因用力不均,脚把空踢跌,智吊空中,哎呀乱叫,空再站起扶之,这时,许仙内喊青姐,二人惊齐跌坐地上) 许仙:(上场)青姐呀!你为我一家受苦了!(悲痛地) 二僧:(慢慢爬起)师弟,你也来了,我们正想救姑娘呢! 小青:许相公,你不要悲伤,二位小师父,多谢你们怜我之心,我既鲁莽被擒,这锁链你们是断不了的。听我之言,你们三人赶快离开此地,找到侄儿共图日后救姐报仇! 二僧:姑娘,你呢? 小青:不要管我了。 许仙:这,这便如何是好!唉老天呀!有道是:情可感天,你为何不开眼呀!(跪下) 二僧:是呀!你为何不开眼呀!(同跪) 清风、明月:(从天降下)师妹,师父命我们救你来了(举剑断链)。 小青:(感激地)师姐,多谢你们了。 清风、明月:事不宜迟,我们快回山吧。 小青:是!许相公,二位小师父,你们也快走吧! (清风、明月与小青牵手腾飞)(许等三人目送小青等走) 净空:(觉醒)他们已走,我们也快走吧。 净智、许仙:是,快走。(三人造型)                           ——幕下 第六场  《请罪求剑》 时间:离前场不久 地点:桃花山圣母仙檀(仙女扶圣母上) 圣母:(曲)桃花仙境不计年,万载千秋极乐天。 瑞霭祥云罩仙洞,世外桃源岁岁同。 仙女:愿圣母洪福齐天。 圣母:善哉,善哉!免了! 清风、明月:禀圣母,小青获救,回山请罪。 圣母:传她进见。 清风、明月:圣母有旨,小青进见。 小青:遵法旨! (曲)违师下山罪难宽,小青请罪进桃源。 抬头望,桃花圣母面凛然,姐妹肃立在两厢。 此情此景心惊怕,跪步上前说根源。 圣母,小青救姐心切,莽撞下山,求师宽恕。 圣母:住口,大胆小青,你功果未成,轻狂莽撞,擅自所为,致惹杀身之祸,罪责难饶,清风明月,将她重责四十荆条! 清风、明月:这……(不忍地) 圣母:荆条在此,打吧。(清接荆条不忍下手)为何不动手? 小青:二位姐姐,打吧! 清风:(上前)打(又停) 明月:(上前)打!(又停) 小青:(见状)姐姐不敢动手,让我自己打吧!(抢荆条) 清风、明月:慢,禀圣母,师妹惨遭法海锁链之苦,霹身之刑,功力尽耗,气息奄奄,难再受打,求圣母开恩,饶了她吧。(齐跪) 圣母:(感动)众徒儿起来,也罢!人有失足,马有失蹄,念你初犯,又有悔改之意,荆条免了。 小青:叩谢圣母不罪之恩。(连连叩头) 圣母:徒儿起来! 小青:谢圣母。(站起又瘫软在地) 清风、明月:师妹!禀圣母,师妹昏倒在地了。 圣母:法海竟然如此狠毒。不用惊怕,待我赋其精英,复其丹元。(吹气作法) 小青:(精神抖擞,激动欢跃)多谢圣母! (曲)骤然间功力倍增,千年神功又复原。 心如天池清又亮,气贯日月攀九天。 法海金钵虽厉害,毁塔救姐志昂扬。 求圣母赐我神剑,让我再下桃山,除杀恶僧法海, 救出姐姐。 圣母:善哉!善哉!为师不杀生灵,徒儿休得如此。 小青:圣母大慈大悲,救苦解难,难道忍看法海作恶天下,祸害人间么? 圣母:话虽如此,忍字为上,贤徒休再任性。 小青:唉,圣母呀师尊,你这般不浮不沉,不生不灭,那雷峰塔何时能倒,我姐何时得救!小青冤仇何日得伸,黎民苍生何日脱离苦海! 圣母:哎呀! (曲)贤徒她礼虽不慎,言则有理句句真。 法海作恶成妖僧,我哪可善恶不分任横行。 徒儿呀,时机未到莫轻举,心急妄为事不成。 小青:小青救姐心切,师尊既不肯赐剑,我也要与法海决一死生,纵命丧金钵也甘心瞑目,师尊在上,徒儿就此拜别。(要飞下) 圣母:慢! (曲)徒儿她,为救姐姐情深切,为除恶僧志气坚。 两只慧眼识善恶,一颗素心可对天。 圣母:徒儿! 小青:在。 圣母:需知破钵要用心头一滴血,吐珠焚塔功行垮。 小青:这…… 清风、明月:师妹呀!要破金钵须用心头血,要毁宝塔须用碧火珠。 仙女:那时候,千年功行毁一旦,九死一生望三思。 小青:圣母、师姐呀! (曲)救姐何惧生与死,除恶哪怕命存亡。 甘洒碧血破妖钵,愿吐神珠把塔倾。 舍却千年功与行,换来人间乐升平。 圣母:善哉!善哉!徒儿舍己为人德行可嘉,为师赠你神剑就是,清风,取神剑上来。 清风:是。(下,取剑交圣母) 圣母:要此神剑,需照为师叮咛: (曲)神剑法力世无双,灵迟一点剑中藏。 炼就此剑非容易,千夜炉火日夜功。 剑未出鞘妖胆丧,人逢险处剑救亡。 神剑妙用非寻常,助善除恶记心间。 小青:徒儿谨记! 圣母:徒儿接剑。(抛剑,青接) 小青:谢圣母恩赐。(舞剑) (曲)今日神剑在手中,定要恶僧剑下亡。 圣母:众徒儿! 众仙女:在。 圣母:恁等可随小青下山,助她一臂之力。 众仙女:遵法旨。 小青:谢圣母。 造型 ——幕下 第七场     《吐珠破塔》 时间:接上场 地点:西湖雷峰塔。(西湖畔上,树枯叶黄,景色暗淡,雷鸣阵阵) 梦蛟:(内喊)娘亲! (曲)一路泪来一路悲,雷峰塔下祭慈情, 未到塔前肠已断,未祭娘亲心已碎, 雷峰塔下压母亲,西湖水冷塔巍巍, 断桥秋风景色灰,娘亲无辜遭迫害, 爹爹被迫禁佛地,离开母腹别娘亲, 十八年不见爹娘面,苍天呀! 梦蛟夙愿何日报,严亲慈娘何日还, 此刻心似江涛涌,泪如西湖水滔滔, 悲愤难忍把塔撞,(撞塔)娘亲,慈娘…… 顿觉天昏地又暗……(昏倒塔下) 塔神:何人撞塔,(看介)啊!原来是许仙之子,白氏之儿,念他乃仙肌道骨,孝义可嘉,就赐他一会吧。(向塔)白氏听着,你儿痴情可感,赐您塔前一会。(作法) 白素贞:啊! (曲)昏沉中似闻塔神唤,又听得如泣如诉呼娘亲。 睁眼又见西湖水,侧耳又听钟鼓声。 花开花谢十八载,潮起潮落年复年。 (移前下塔阶) 梦蛟:(曲)忽然问,一妇人,形容枯瘦站塔前,她…她就是我 的母亲! 慈娘…… 白素贞:你…你你是谁家之子?为何叫我慈娘…… 梦蛟:母亲,我乃许家之儿梦蛟呀! 白素贞:怎说!你你就是梦蛟我儿! 梦蛟:正是,母亲! 白素贞:儿呀! (曲)是喜是悲,是笑是泪, 千言万语从何说,离情别苦难说尽。 梦蛟:母亲。 白素贞:(曲)西湖得见你父面,喜得莲花开并蒂。 谁知道,贼僧法海加迫害,美满姻缘遭拆离。 夫离子散悲未已,身遭劫难了何时? 梦蛟:(曲)听母言,泪潸潸,法海贼心如蝎毒。 摧残生灵良心丧,拆散人间好姻缘。 孩儿难忍心中气,再寻法海论短长。  白素贞:孩儿且慢,那法海心如毒蝎,你乃文质书生,哪是他的 对手。 梦蛟:母亲…… 白素贞:儿呀!西湖离别,你何以死里逃生,寄居何地? 梦蛟:西湖之上,青姨冒死相救,把我托付南屏村二位爹娘抚养。 白素贞:你爹爹呢?为何不来塔前相见? 梦蛟:听青姨说道,西湖别后,爹爹被法海逼上金山,削发为僧。孩儿金山寻父,险遭法海所害,是青姨冒险救我下山。 白素贞:法海呀贼僧,你塔压我身,害我夫离子散,还逼许郎削 发为僧,你你天理难容呀! 梦蛟:母亲不要悲伤,青姨拜师学法,定能救你出塔。 白素贞:儿呀!(曲)为母塔难何时尽。 梦蛟:(曲)破塔救母有青姨。 白素贞:(曲)但愿天地存正气, 梦蛟:(曲)离散之家得团圆 二人合:(曲)离散之家得团圆 塔神:(内白)白氏回塔。 梦蛟:不,我母亲要随我回家呀!(拉住白裙) 白素贞:儿呀,你好自珍重,为娘去了! 梦蛟:不!娘亲你不能回塔呀!(又拉白) (塔神出站于梦、白中间,扬手,白飞至塔中) 梦蛟:母亲!……(昏迷) 小青:(曲)别师报仇下桃山,腾云驾雾飞临安。 清风、明月:师妹,下面就是雷峰塔。 小青:下去。(见梦蛟)梦蛟! 梦蛟:(转醒)姨母,救救我母亲吧! 小青:侄儿,我正为此事而来。 许仙:(内喊)蛟儿。 小青:梦蛟,你看,你爹爹也来了。 梦蛟:爹爹! 许仙 梦蛟    :    青姐 姨母    快快救我    娘子母亲    出塔吧! 小青:待来!(正要破塔,钵神法海等出现) 法海:青妖,料你难逃老僧手掌! 小青:妖僧,别高兴得太早,看剑。 法海:众神将,捉拿青妖! 小青:众姐妹,杀除恶僧。(开打)(许仙、梦蛟退下) (小青、仙女杀败沙弥、神将,法海钵神上) 法海:看钵!(钵罩住小青,小青剑顶之。) 圣母:(画外音)破钵须用心头血,破塔救姐须珠毁。 小青:谨遵师命,破钵除僧。(碧血破钵,钵碎) 法海,今日要你露出原形。(法海抛杖变龙,小青剑劈,龙被剑劈成二段,变杖。法海惊逃,被众逼回。法海现形,变蟹,被小青砍去脚,毙命)众姐妹,法海已死,待我吐珠毁塔救出姐姐! 众仙:师妹小心。(青吐珠击塔,霹雳一声,地动山摇,塔倒,白氏飞出,小青功力已丧,难以支持,众扶) 白素贞:郎君!娇儿! 许仙:娘子! 梦蛟:母亲! 白素贞:青妹。(白、青相拥) 小青:姐姐!(昏迷) 许仙 梦蛟:青姐 姨母 (跪下)(众仙女护青回山,挥别!) (内曲):天日重见塔已倾,月缺重圆喜盈盈。     舍身救姐不辞苦,人间传颂小青青。 ——幕下剧终
暂无播放视频
  1. 秦香莲
  2. 凤鸣岐山
  3. 天女散花
  4. 桑梓情深
  5. 李旦落难
  6. 云翠仙
  7. 隔河看亲
  8. 青蛇传
  9. 得胜还朝
  10. 溪水长流
  11. 扫描下载APP客户端

联系我们: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 |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文明路213号 | 邮编:510000 | 电话:020-81162778 © 2015 广东省文化E站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