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省文化E(驿)站

粤语书写曾经沧海好语如珠为之神移

来源: 广东文化网      更新时间: 2014-12-26 收藏     

编者按:广州人讲粤语很平常,但广州人写粤语就不那么平常,我就识听识讲唔识写。微信朋友圈经常有人写:“今日去边度,今日食乜嘢。”

广州人讲粤语很平常,但广州人写粤语就不那么平常,我就识听识讲唔识写。微信朋友圈经常有人写:“今日去边度,今日食乜嘢。”我只习惯这样写:今天去哪,今天吃什么?对方问:“你食左饭未呀?”我习惯答:“吃了。”我虽在广州长大,但在书写上却没此习惯。小时候,我在父亲的书桌上偶然翻到粤剧剧本,一见什么“鬼咁凄凉,点解你咁瘦”,便觉头都大了。

早在清代中晚期,粤地文人已开始用粤语记录、书写歌谣、南音、木鱼、粤讴等民间说唱,其中备受推崇的是招子庸的《粤讴》,于1904年由英国学者金文泰译成英文《广州情歌》,传扬海内外。粤讴虽是粤方言所写,有“肉紧”“乜嘢”等俗字,却不僻,如几耐(多久),睇(看)等无须加注,外来人也看得懂。《解心事》中写:“心各有事,总要解脱为先。心事唔安,解得就了然。苦海茫茫多数是命蹇,但向苦中寻乐便是神仙……”既为民间熟悉传唱,也为中外名家称赞,郑振铎先生赞之“好语如珠,即不懂粤语者,也为之神移”。

当代粤语写作最具本事的要数欧阳山。1932年欧阳山创刊和主编了《广州文艺》,他号召文学青年创作新文学,并带头写“粤语文学”,有短篇小说《跛老鼠》、《谁都能疑问》、《懒理》等,还有1932年欧阳山和草明合作的粤语小说《甦妹点样杀死佢嘅大佬》。1941年,欧阳山在延安的《抗战文艺》上谈起当年在广州的这段经历:“如果我们用一种广东人民大众所不懂的文学用语来写作,无论我们为了什么人,企图怎样,写些什么东西,广东人民大众还是会觉得异常隔膜的。”

1959年,欧阳山创作出版长篇小说《三家巷》,粤语运用炉火纯青,书中描写林开泰这“地头蛇”:“整天穿着一套香云纱衫裤,游手好闲,不务正业。他喜欢东家串一串,西家串一串,一串就是半天,也不用人家招呼,自己看见地方就坐下,光说一些不等使的废话……全无斤两。”粤语的“香云纱衫裤”、“串一串”、“不等使”、“斤两”用得多地道。同样描写民俗风情“除夕卖懒”、“人日郊游”“七夕女儿节”等既有粤俗风采,也有方言特色,如“快活不知时日过,不知不觉到了旧历七月初六”,夹有粤语方言“旧历”,又让人明了。如“三家巷的人们听说周炳这许久都没出岔子,还在区华家相安无事,都觉得十分稀罕。也不知道那皮鞋匠使唤什么神通,把他降得服服帖帖的。”历经广州、上海、重庆、延安革命文艺活动的欧阳山,再也不担心广东人民大众不懂,再没有出现“点样”“佢嘅”“大佬”之类的粤方言,而是娴熟地把北方语“岔子”,“降得服服帖帖”融汇一体,这也是《三家巷》成为传世之作的魅力所在。

文化是互通的,语言同化是相互的,“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几时”“几多”就是粤语词汇。当今的“生猛”“淡定”,也说得上“妙语如珠”。但愿粤语书写多些这类“为之神移”的美词。

声明:本站(及相关应用)尊重一切知识产权,所提供网络资讯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络,向公众提供纯公益化信息服务,不作任何商业用途;任何网站、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站(及相关应用)收录内容侵犯您的信息网络传播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依法尽快切断相关内容。

广东文化网

  1. 年鉴编纂表彰大会召开《广州年鉴》开地方先河
  2. 话剧《八美千娇》火热排练中
  3. 这场俄罗斯风情歌舞明晚在花都惠民上演
  4. 风筝邀请赛人气旺魅力茂名精彩飞扬
  5. 汕头举办韩江诗歌节诗歌音乐晚会
  6. 粤剧廖派创始人廖侠怀是顺德人?
  7. 第三届荷花文学奖评选正式启动
  8. 江门新会第一名井遭破坏
  9. 市文广新局传达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广东重要讲话精神全体干部大会
  10. 暴风雨后云浮美景美不胜收

扫描下载APP客户端

扫一扫添加小程序

联系我们: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 |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文明路213号 | 邮编:510000 | 电话:020-81162778 © 2015 广东省文化E站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