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省文化E(驿)站

【文化守望者】陆凯文:学习藤编用烂了5双手套

来源: 佛山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      更新时间: 2017-05-24 收藏     

  佛山的南海黄岐有着1000多年的藤编历史,大量藤艺手工作坊是当地一道独特的风景。老一辈的黄岐人,凭着一双灵巧的手,不但将一条条藤条编织成精美的工艺品和家具,并且编出了一条藤业生产链,催生了中国最大的竹藤工艺品生产基地。

  近日,记者来到位于盐步家具城的省级非遗藤编(大沥)南海藤编艺术展览馆,采访了广东省非遗项目南海藤编(大沥)区级代表性传承人陆凯文,听她讲述南海藤编的历史,以及她与藤编的故事。

  历史:南海藤编源远流长

  “早在一千多年前的唐代,南海藤编制品工艺已达到较高的水平,藤席不但是普通老百姓的生活用品,还是朝廷指定的贡品。”对藤编的历史,陆凯文娓娓道来。到了明清时期,藤编已经形成一个行业,黄岐的泌冲堡、白沙、陈溪、涌口三乡编织的枕席远近闻名,以做工精致而深受人们喜爱,久而久之,黄岐八乡被誉为“藤乡”。

  谈及南海藤编的工艺,陆凯文坦言非常复杂,并且不同藤制品其工艺各有不同。一般来说,首先是采集原材料,然后加工成藤皮藤芯,再加工成藤制品,在这个过程中需要多种编织手法和编织技巧相结合,并且需要其他工艺的配合。“单是将原藤加工成藤皮、藤芯的过程就非常复杂,要经过打藤、洗藤、晒藤、刨藤、削藤等流程,并且制作藤家具的时候,不仅要编织,还要钉架,把家具的框架用粗藤条做出来。”

  目前,南海藤编分为藤笪、藤席、藤家具和藤织件四部分。陆凯文说,受外来文化影响,南海藤制品具有岭南文化和东南亚文化的特征,花样繁多,色调调和,工艺精巧别致,多以“鼓”、“空”、“折”、“曲”、“弧”相结合,构思独特,造型丰富。

  上个世纪90年代,随着价格低廉的塑料制品的出现,黄岐藤业开始萎缩。“产业化、品牌化才是未来藤编的出路。”

  传承:跟着公公学藤编

  其实,陆凯文是学习体育的,毕业后当了三年的小学体育教师。体育出身的藤编传承人,这其中的反差,很有意思。

  说到学习藤编的契机,陆凯文告诉记者,2007年的时候第一次去老公家,当时婆婆送了她一个很精致的藤编水果篮子,“从那时起便对藤编产生了兴趣。”2008年大学毕业后,由于当老师时间比较充裕,便开始跟着公公梁灿尧学习藤编。

  梁灿尧是南海藤编的传承人。这位目睹了南海藤编产业兴衰的匠人,用勤劳的双手,为南海藤编走向高端品牌化倾注了毕生心血。开始跟着梁灿尧学习编织藤席期间,陆凯文用烂了5双手套,常常忘记吃饭,更别提常被锋利的藤片割到的双手,以及要扎实藤席缝隙而磨损的指甲了。功夫不负有心人,只用了三个月左右的时间,她便能独立编织了。梁灿尧夸她胆大心细很有天分。“因为兴趣所在,而且有个好老师啊。”陆凯文谦虚地说。

  “藤编就像人一样有灵性,用得越久越漂亮。”陆凯文说,一张藤席睡三代,藤席会根据人的身体变化,会吸汗变黄,但是不会变形。藤席性质温和,即使开着空调它还是暖的,非常舒服。她编了两张藤席,但都不舍得卖,因为这两张席子写满了她学习藤编的心情。

  从学习编织藤席开始,到编织工艺品,陆凯文过得忙碌却也踏实。在2013年的南海首届藤编技艺创新大赛上,陆凯文的《绝外逢生》获得了创新奖铜奖,另一个作品《老爷桥》获得了技艺奖铜奖,其简约创新的风格获得了赞赏。“其实工艺品不像日用品实用,常常有价无市,只能抽时间去做。”陆凯文说,虽然忙碌,却乐在其中。

  困境:缺乏年轻一代传承人

  作为南海藤编传承人,陆凯文除了要不断提高自己的技艺之外,还要兼顾各种宣传组织工作。比如,南海藤编正在申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陆凯文要处理大量的申报、评审、考察、宣传等各种繁琐的工作;去年二月,南海藤编首进千灯湖花市,获得了极好的反响,有人专门跟着他们学习藤编,这背后是陆凯文和她的团队从组织到宣传的积极策划;去年十月,老艺人曾少钻把南海藤编技艺带到米兰世博会,其中的资料整理和翻译,是陆凯文在背后借助电脑一词一句完成的。她还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