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省文化E(驿)站

《挑女婿》视频(1)

演讲者: 暂无 演讲时间: 暂无 收藏

《挑女婿》剧目介绍花朝戏的传统剧目之一,为一幕三场古装喜剧。一女许配三家,争得面红耳赤,县官升堂来判,亦是束手无策,夫人巧施小计,终使珠联璧合。曾在多地上演,获得观众一致好评。 编创人员 编曲:罗贻遐 导演:钟石金 舞美:练国强 灯光:刘珍华 音响:孙国潘 司鼓:叶敏明 头弦:张春龙 伴奏:本团乐队 演员表 张丽英:钟晓珍饰 李俊生:黄丽华饰 贺 氏:陈桂英饰 张天顺:甘达明饰 王 田:钟冠毅饰 吴三丁:池永泉饰 县  官:钟其通饰 太  太:张惠珍饰 公差甲乙本团演员饰 剧本 第 一 场 喜鹊喜鹊站枝头, 声声对我叫不休。 你又来报的什么喜, 想必是明天要过中秋。 对了, 明天就是八月十五, 妈妈前去进香, 她说爹爹出门做生意 也要回来了, 我何不去往河下采些 莲藕准备过节, 趁此也好把我的心事, 对李相公表明, 叫他早些到我家提亲。 看!天已过午, 他快要放学了 拿着桨来带着钩, 阵阵喜气上心头。 忙将莲船解了扣, 轻轻划桨顺水流。 荷花向我招招手, 莲蓬对我点点头。 近处采呀远处钩, 采采钩钩把李郎候。 金风吹,菊花黄, 俊生心里好欢畅。 离了书院将丽英会, 只见她远远把我候望。 张家大姐! 李相公, 今天放学怎么这样迟呀? 不迟,明日是中秋佳节 今天放学比往日还早呢 这一说是我来得太早了 怪不得等你┆┆ 等得好久了。 我放学就来了! 来呀!请上船吧! 上船! 是呀!上船我有话┆┆ 我替你划到对岸, 省得你再绕路过桥啦! 李相公,请呀! 谢谢你! 当心! 不要紧! 我这里 轻轻摇船离岸边, 你划桨来我采莲。 相公你坐稳, 免我把心悬。 大姐你放宽, 我不怕船儿颠。 当心呀,风来了。 挽动了青莲带起了藕, 它们是一根所生心心连 相公,你看! 一对水鸭多亲热。 水鸭,在哪里? 在那。 只有一只,哪有一对! 你看,那不是一对吗? 果然是一对, 我的眼晴真呆。 不怪眼睛呆, 只怪心不在, 相公你说对吗? 对,好一个只怪心不在 大姐你┆┆ 我什么? 你冤枉他了。 相公你┆┆ 什么? 你┆┆你再看 一蒂结着两头莲。 这叫并蒂莲。 并蒂莲? 并蒂莲,莲并蒂, 真好象情投意合 一对好夫妻。 相公你快些摘下来呀? 好! 摘不断 莲子连根皆拨起。 你身上沾了泥, 谁人替你洗。 弄脏衣服回去自已洗。 相公你为何还不把亲提 不知道她家可愿意? 前村后村都夸你学问好 张丽英更知你好脾气。 你对我好情意, 难道我不知。 怕只怕你家二老, 嫌贫不喜欢。 他二老喜欢我, 也一定喜欢你。 丽英,此话可是真的? 是真的! 好,一言为定! 我与你 同偕到老生死永不离。 好,一言为定! 我与你 同偕到老生死永不离。 丽英,天色不早, 我回去了, 免得老母在家盼望。 等一等, 这些莲藕就算 给婆┆┆不! 给伯母拜节的吧! 谢谢你! 过了节, 你要早些到我家来, 当着二老, 我们好说明此事。 好,十六我准来, 我回去了。 好,你好好的走啊 李郎含笑回了家, 西山顶上戴红霞。 盼着十六快来到, 你我堂前禀爸妈。 轻划盈盈水, 摇落万点霞。 心如藕丝甜, 脸赛湖中花。 轻舟如飞穿花径, 转眼已到岸边家。 妈妈,妈妈! 人有诚心神有灵, 心中快乐有精神。 烧香巧得好女婿, 明年就好抱外孙。 妈妈,你回来了! 回来了,丽英,哈┆┆ 妈妈, 你怎么回来得这么迟呀 丽英,哈┆┆ 看这样欢天喜地, 好象有什么喜事? 喜事,真是大喜事。 什么大喜之事呀? 丽英,你听妈妈讲吧! 喜事应在儿身上, 船上有人来提亲。 在船上? 不错,在船上。 妈妈,你知道了? 我怎么不知道呢? 妈妈你允了这门亲, 郎才女貌称娘心。 可知合否爹爹意? 好女婿他怎会不答应, 女儿的事情全仗你。 约定了 八月十六来会亲。 妈妈怎么会全知道了? 我做的好事 怎么不知道呢! 女儿你过门去 荣华享不尽。 这就不对了, 他家是没有钱的? 真是呆丫头, 妈妈还会说谎, 今天我在他家 吃过一顿酒席, 亲眼看见的, 人家那才真叫阔气 就连酒杯子都是银子的 这样的好人家 到哪里找寻? 妈妈你 究竟说的是哪一家? 吴老板的小官人 名叫三丁。 吴三丁,妈妈, 我不嫁他! 丽英,这是你终身大事 用不着怕羞。 我真的不嫁! 妈妈好不容易才替你找 到这门好亲, 为什么不嫁? 妈妈,我┆┆我已经 是啊!你已经长大成人 该出嫁了。 这事妈妈你作不了主 你还是不放心, 怕你爹爹回来不答应呀? 不要紧, 他知道结了这门亲 笑也把他笑掉牙了。 好象是爹爹回来了 她妈,她妈! 真的回来了,丽英, 快些准备茶饭去。 是! 人逢喜事精神爽, 月到中秋分外光。 她爸,你回来了? 回来了,她妈,哈┆┆ 她爸,你辛苦了! 她妈,哈哈哈┆┆ 看你这样高兴, 一定是生意做得称心了? 不但生意做称心, 还要向你恭喜,恭喜。 又是什么喜事? 她妈,今日是什么日子 今天是八月十四。 明天? 八月十五。 后天呢? 过十五,是十六。 对啊!到十六, 新女婿过门, 不是一桩大喜事吗? 那当然是一桩大喜事。 你怎么倒知道了? 我怎么不知道呢? 她爸! 我这门亲事订的可好, 家财豪富称了我的心。 女婿为人心肠好, 仗义疏财难找寻。 路上多亏他照应, 供给我本钱十两银。 他怎么没有告诉我呢? 他又不认识你, 怎么告诉你? 你说了半天, 说的是哪一个呀? 就是那西乡财主王公子 王田! 王田,糟了!糟了! 这样好的一门亲事 怎么说糟了? 她爸,你不在家, 我已经把女儿 许配人家了! 什么? 你将女儿许配人家了, 这还了得,这还了得。 她爸,你听我讲呀? 我挑的女婿真是正好, 吴家官人名三丁。 生得不高也不矮, 雪白脸皮眉目清。 未曾开言一脸笑, 写写算算样样精。 开个当铺真不小, 一天能进几斗金。 吴家豪富令人惊, 金子成堆银成山。 骡子成伙马成群, 女婿人品真英俊。 爱弄拳棒武艺精, 女儿嫁到王家去。   我二人 不怕老来再受贫, 我看还是吴家好。 王家比吴家胜十分, 吴三丁他是金萝命。 王田他是财福星, 天字出头夫作主。 亲事不能由你定, 女儿是我亲生养。 你强自作主我不答应! 偏要嫁给王家! 我就偏要嫁给吴家! 嫁给王家、王家、 吴家、吴家、吴家、 爹爹妈妈,不要吵了。 丽英,爹爹有话对你讲 丽英,不要听他的! 听妈妈我讲! 让我讲! 让我讲! 二老都不用讲, 女儿全知道了。 你既知道,你看哪家好 爹爹,妈妈呀! 爹爹将我王家配, 不遵父命就是忤逆女。 妈妈又将我许吴家, 不依母命也不孝顺。 我要是答应嫁王家, 妈妈那里不高兴。 我要是允许吴家亲, 爹爹又一旁怒气生。 女儿我 左也难来右也难, 一人怎嫁二夫君。 要是王吴花轿同来娶, 莫非要女儿一身两下分 就怪你!就怪你! 劝二老不用心烦闷, 女儿我倒有一个好章程 你有什么好章程? 你二老要是疼爱女儿我 快些到王吴两家去退亲 退亲? 爹爹,妈妈呀! 到如今 我对二老把话说清, 女儿我已经自已订终身 什么?你自已订终身? 是的。 他是什么人? 说出来二老一定心欢喜 就是那 忠厚老实的李俊生。 李俊生? 李俊生本是一穷鬼, 嫁给他你就成了受苦人 只要他的心肠好, 女儿不问贫不贫。 自古来儿女亲事父作主 岂能由你自配婚。 女儿当由娘作主, 你自已配亲可丢人。 这是女儿终身事, 望二老体贴女儿心。 不行! 你一定要嫁王公子! 你说了不算, 她一定要嫁吴官人。 女儿主意早拿定, 宁死不嫁陌生人。 父母既然强作主, 八月十六要闹纷纷。 八月十六,这怎么办? 这怎么办┆┆ 女儿,女儿┆┆ 第 二 场 都说张女容貌俊, 今日会亲看假真。 洋洋得意催马进, 张家庄上看美人。 你这人好生无礼, 怎么乱冲。 你这人怎么挡我去路 我要不是有喜事在身 今天定不容你。 对了,我要不是有喜事 倒要和你理论理论。 你有什么喜事, 怎么学我讲话? 我学你讲什么话, 你看! 我是到岳父家去会亲。 哪个不是到岳家去会亲 你是到哪一家? 张家? 哪个张家? 是弓长张还是立早章? 我也不知道什么张! 是张天顺家。 真是巧极,襟兄请上! 受小弟一拜! 你是何人, 为何这样称呼! 小弟也是他家女婿! 请问襟兄尊姓大名? 我叫王田,你呢? 在下吴三丁,请问襟兄 岳家住在哪里? 我不认识! 原来你也是第一次上门 真巧,那边有人来了! 我们去问问路。好! 昨日中秋月光明, 今逢佳期人欢欣。 请问张家庄在哪里呀? 前面就是,跟随我走。 好了。 多谢多谢,襟兄请! 走吧! 俊生前行把路引, 连襟巧遇齐上门。 二位,这就是张家庄。 有劳仁兄了! 不敢,怎么大门紧闭? 还是请问? 哪里是张天顺家呀? 就是这家。 你是他什么人? 我,我是他家女婿。 又是一个连襟,巧极了 巧极了。 二位是? 我们也是他家新女婿 今天前来会亲。 待我敲门! 月圆人不圆, 一家三条心。 开门! 谁呀? 是我! 你来了。 来了,他们是┆┆ 他们是┆┆ 请问? 千金难买心头愿, 无油灯盏枉费心。 岳父在哪里? 岳父在哪里? 什么人? 岳父在上,岳母在上! 请受小婿一礼! 贤婿免礼,快些上前! 见过你家岳父。 见过你家岳母。 拜见岳父,拜见岳母! 不忙!不忙! 李俊生拜见! 请问岳母, 这二位还是姊丈, 还是妹婿? 是啊!我们三个连襟 哪个大呀? 这┆┆ 爹爹!妈妈! 事到如今就告诉人家吧! 不要你多言! 是! 岳父!岳母! 她是什么人? 她就是小女。 原来是令嫒, 果然长得美貌, 果然名不虚传。 请问有几位令嫒呀? 这┆┆ 几个呀? 这┆┆ 我对二位说了吧! 就我一人。 一人?这是什么道理? 贤婿呀? 贤婿莫急听我说, 就起此事真正巧。 我把女儿许配你, 我也与你把亲结好。 谁想她又作主允许你, 她与你家订亲。 我不知道? 谁管你家糊涂账, 我就向你把人要。 我说一句来算一句, 我铁板钉钉拨不掉。 岳父莫与岳母吵, 岳母莫与岳父闹。 你二人快些把婚退, 劝你们还是让我好。 世上有个三不好, 难道说你知道 我不知道? 你不识抬举真混蛋, 你开口骂人是草包。 你不让老子就打死你, 我用不着跟你说话。 你怎么样? 请你休要逞凶暴, 婚姻不能强副迫, 仗势欺人惹人笑。 对! 这人真是少礼貌! 还是三丁性情好。 好! 今天叫你拳下死, 你打出祸来我坐牢。 好,这是你们做的好事 贤婿息怒! 什么息怒不息怒! 我要人! 你要人,老子也要人! 我不和你噜苏, 你究竟怎么说? 你怎么不开口呀? 我的女儿我作主, 你选个吉日发花轿。 好!我这就发轿去。 慢着!他发轿子, 我也发轿子去。 你们发轿前面走, 我在这里把亲招。 你这穷鬼谁认你, 还不叫他快些跑。 对了,叫他快些滚吧! 父母难做我的主, 二位莫要再唠叨。 你们究竟怎么说, 一言为定发花轿。 好!发花轿去。 慢着! 奉劝二位休发躁, 轿子抬来谁上轿。 我心已属李俊生, 劝你们死了心一条。 对!对! 轿子抬来谁上轿, 红帖为凭赖不掉。 走! 哪里去? 打官司去! 你这个穷鬼也跑不掉! 爹爹! 不要你问!走! 爹爹! 走! 第 三 场 堂鼓响连声, 又出了大案情。 衙役们无踪影, 真是一群偷懒精。 衙役们!衙役们! 升堂! 来呀!带击鼓人! 是!带击鼓人! 当堂不认父, 告状不留情。 吴三丁叩见老爷, 王田叩见老爷。 你叫什么? 我叫王田。 你呢? 小民吴三丁。 王田、吴三丁、 你们二人, 谁是原告, 谁是被告啊? 启禀老爷, 小民我是原告! 我是原告, 我是原告! 胡说! 两个人打官司, 你们都是原告, 分明欺侮我老爷, 来呀! 每人先打四十, 然后再问! 老爷我告的是一个人! 我告的又是一个人? 你告的什么人? 你又告的什么人? 我告张天顺, 我告张贺氏。 你为什么要告张天顺? 你为什么又要告张贺氏 张天顺把女儿许配给我 如今又配旁人, 这还了得! 张贺氏与我当面认亲, 现在说了又不算! 这真可恶, 你们可有凭证? 有年庚八字红帖为凭。 呈上来, 老爷与你们作主。 多谢老爷。 来呀! 把张天顺,张贺氏 抓过来见我 老爷! 被告现在堂下 好!带上堂来! 是! 张天顺、张贺氏、上堂! 来了! 喜事变官司, 都怪你自已。 张天顺见过大老爷, 张贺氏见过大老爷。 张天顺! 老爷! 王田告你赖婚, 你可知罪呀? 回禀老爷, 我没有赖婚 情愿将女儿许配与他。 起来! 王田,听见没有 分明是你谎告! 老爷! 不许开口,跪下! 张贺氏! 老爷! 吴三丁告你赖婚, 你可知罪呀? 老爷, 我也没有赖婚 情愿将女儿许配与他 你也起来, 吴三丁, 听见没有, 你分明也是谎告。 你们都是胡闹, 一齐回去花轿娶人, 退堂! 老爷且慢, 我家只有一个女儿! 老爷知道! 你家一人,配他一个。 你家一个,配他一人。 不多不少,正好正好。 老爷,我与他是一家! 闹了半天你们是一家! 老爷, 他家只有一个女儿, 许配我又许配给他 这不是存心赖婚吗? 老爷, 我将女儿许配王田, 不想这个老不贤的 又许配了吴家! 原来如此! 老爷我将配了吴三丁, 想不到这个老糊涂 他又许配了王家。 这一回我老爷全明白了 你们是老夫妻, 生了一枝花。 你替她配吴门, 你又许王家。 这桩事容易办, 何必多争吵。 你们说哪家, 我就断给他。 王家好!王家好! 吴家好!吴家好! 不许吵, 你们到底哪个作主? 我作主! 我作主! 我作主! 我作主! 你们究竟谁作主? 老爷,我一定要作主! 我老爷偏偏不让你作主 谢谢老爷。 老爷! 只怕我还作不了主! 真该死,你怎么又作不 了主? 我女儿不由我作主! 她已经自已作主, 许配人了 什么?她自已配人? 真正大胆,来呀! 把她抓过来重打四十! 老爷开恩, 这事不能怪我女儿, 都怪那李俊生不好! 怎么又闹出了一个 李俊生来了, 他┆┆他现在哪里? 现在堂下, 老爷你要重办他。 好吧!带!带!带! 是!李俊生上堂! 为了我累你到县衙, 都怪二老做事差。 到了堂上莫害怕, 你在我身边胆就大。 老爷不要睡觉! 堂上跪的什么人? 勾引我妻就是他。 请你们不要把人骂! 血口喷人理太差。 他勾引我女儿应重办, 我自已情愿怎怪他。 劝你回心免吃苦, 劝你不要把人吓。 哪怕是闹到天边也不怕 倒没有老爷说的话! 你这姑娘真老脸, 竟敢私自配了他。 我作主一定要配! 一定要配! 一定要配! 老爷你不能断给他? 你抢我老婆我将你打。 公堂上只能动咀, 不能打架。 大胆张天顺, 你只有一个女儿, 如何许配三家 事到如今, 请老爷公断 胡说! 你们养的女儿与我何关, 你们乱挑女婿 叫我怎办! 我被你们闹得头昏眼花, 浑身大汗 成心找我麻烦, 老爷我不管, 一齐都滚蛋。 退堂! 求老爷公断! 啊! 求老爷公断! 这┆┆ 求老爷公断! 不要吵, 听得巴掌响 是太太叫退堂。 来呀! 一堂难断, 暂将在案人等, 一齐押下去! 听候再审! 是!走! 老爷,我们是原告! 什么原告被告, 一个也跑不掉, 押下去! 走! 有请太太 老爷听我话, 事事我当家。 老爷! 太太! 这场官司, 真叫老爷为难了! 是啊! 他一女许配三家 这怎么断呢? 这个案子, 实在不好断 要是断不好, 闹到上司衙门, 那时老爷你这顶 纱帽可就靠不住了! 你这太太也做不成了。 这怎么办呢? 太太, 你总得替我想个主意? 有了! 有了! 只要老爷你这样一问? 妙计妙计,真是妙不可 言,我的好太太 。 不行!不行! 怎么不行! 我已经被他们吵昏了。 怎能记得这许多花样! 万一在堂上闹出笑话 岂不有失官体。 老爷,不要紧, 你在堂上问, 我在堂后听, 我们还是老规矩! 好!就这样办。 老爷在堂上问, 太太堂后听。 衙役们! 将在案人等 一齐带上堂来! 见过老爷! 该问你们了, 王田、吴三丁、李俊生、 老爷! 张家只有一女, 怎能许配三人, 你们哪两个愿意退让, 不但他家感激不尽 就是我老爷 也另眼看行待。 老爷,我是不让的! 我更是不让! 老爷,我宁死不允。 你们都不肯, 真太难讲话了。 我要人? 我要人? 我要人,我要人? 不许吵闹, 哪个不听话 老爷就不断给他。 是! 该问你了, 小姑娘你叫什么? 我叫张丽英, 你还是听父作主,还是 听母作主。 老爷, 父母作主皆不愿意, 我要自已作主。 什么? 我要自已作主。 老爷生气了, 大胆贼人! 自从盘古到如今, 哪有女儿自配婚。 快快依从父母命, 免得老爷动大刑。 父母之命虽要听, 也不能屈了女儿心。 老爷为官万民上, 终也是七尺父母身。 老爷不是糊涂虫, 岂能容你乱胡行。 来呀! 将她拖到大后堂, 重打四十不留情。 老爷,丽英无罪, 你不能打她! 胡说!瞒着父母, 私订终身,还说无罪。 拖下去打! 走! 老爷,你不要打她, 我情愿替她受刑。 打完她, 再问你勾引之罪。 老爷,你不能怪她, 我情愿自已受刑! 好样的,打! 走! 老爷开恩!老爷开恩! 报! 回禀老爷, 小女子┆┆被打死了。 胡说!一定是装死, 再去看来。 是! 报! 老爷, 一┆┆一点气也没有了。 真的死了?这┆┆ 丽英呀! 老爷你不该乱用刑, 快还我女儿命一条。 老爷呀! 老爷做事太暴躁, 打死人命怎么好。 这怎么好呀! 不要哭,不要闹, 拼出这顶乌纱帽。 打死贱人倒干净, 免得你们闹嘈嘈。 看你们谁敢再闹, 你这狗才, 谁叫你用刑失手, 将人打死。 太太! 老爷的前程, 断送你手 审完此案, 再问你罪。 是! 太太, 下面怎么问法? 现在贱人已死, 老爷! 问他们还要不要? 是啊! 你们还要不要了 这┆┆ 老爷,丽英虽死, 也是我家之人。 王田!吴三丁! 老爷! 你们要不要, 要就买棺收尸, 三年┆┆ 三年不准另娶。 老爷,人都死了, 我还要她做什么? 你呢? 老爷, 她还未曾嫁到我家去, 理当由娘家收尸 老爷,我情愿安葬。 你们二人一定不要了? 不要了。 哪个要死人? 又不是呆子。 该问谁了! 李俊生有罪, 是啊!李俊生! 老爷! 你是读书人, 毫不知礼 竟敢与张丽英私订终身 贱人已死, 要你抵罪。 请老爷重重办他。 事已如此, 请老爷放我 回去,设法买棺收尸, 然后就来领罪。 人都死了, 你还要她做什么, 你再仔细想想, 可不要后悔呀! 太太, 我与她情意深重 莫说收尸, 就是终身不 娶也心甘情愿! 原来是一个呆子。 好吧! 你们不要,具结 你要的也具结! 儿呀! 你们不要哭, 听老爷断案。 在案人等听着, 张丽英一女 许配三家一案, 王田、吴三丁二人 退回婚帖,自愿退亲。 李俊生情愿与张丽英 生死相共 你等不得后悔。 老爷真是明断。 李俊生! 老爷! 去至堂后将丽英领回! 是! 哭声丽英死得苦, 太太妙计实在高。 老爷,这不行? 我们是死不要活的要。 当堂具结赖不掉, 太太办法果然妙。 骗得我眼泪淌多少, 哪个知道是假死! 走! 哪个知道是圈套! 走! 吴三丁的咀巧人难靠, 王田的钱多心不好。 你们回去办喜事。 多谢老爷,太太。 见过岳父,岳母。 起来起来,我的┆┆ 好女婿。 爹爹,妈妈。 你也挑,我也挑。 看谁挑的女婿好。 我的┆┆好女儿呀! 我的┆┆好女婿呀!      剧  终
1 2
  1. 青蛇传
  2. 溪水长流
  3. 审秦恩
  4. 薛仁贵回窑
  5. 杀庙
  6. 辕门射戟
  7. 白罗衣
  8. 斩郑恩
  9. 刘锡训子
  10. 崔君瑞休妻
  11. 扫描下载APP客户端

联系我们: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 |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文明路213号 | 邮编:510000 | 电话:020-81162778 © 2015 广东省文化E站 All Rights Reserved.